[共享充电宝值不值得买]“共享充电宝越来越贵,体验越来越贵

“你真的不好奇它租给你什么电吗?是爱迪生传下来的百年电吗?”“我用它的电,它吸我的血”,“共享充电宝是在卖电吗?销售是一门课程”.

在最近的脱口秀发布会上,脱口秀演员豪斯关于“共享充电宝很可怕”的一系列精准话语引起了网友的共鸣,很多人大呼“字字珠玑”。

但是当共享充电宝越来越贵,体验越来越差的时候,消费者很难离开。在价格频频上涨的情况下,消费者只能咬咬牙,在手机电量归零之前,向街边的充电宝低头。然而,这些共享充电宝背后的公司仍然不赚钱。就连“共享充电宝第一股”收费这个庞然大物,最近披露的财报也显示其持续亏损。

又贵又脏又难退,但年轻人不想用却离不开它。

陶雅对共享充电宝的感觉是“又爱又恨”。

“不得不说,真的减少了一种出门的焦虑。之前经常要担心手机电量不够。现在满大街都是充电宝。”但淘雅也发现,共享充电宝的价格越来越高,同时体验也越来越差。最让淘雅无法接受的是,肉眼可见,充电宝越来越脏。“不仅充电仓外壳脏,小广告也多。很多充电宝一拔就能碰到脏东西,看起来很脏。”

《派彩经》曾写道,一个共享充电电池从充满到耗尽,按照一次性使用,可以循环使用300次以上。每个周期,一个共享充电宝可以满足1-3个人。也就是说,一个充电宝,一辈子要经过近千人的手。

近千人共享的充电宝清洗消毒需要多久?锌秤分别问了怪兽充电和小功率的客服。怪兽的客服说:“我们的机器会定期检查。”当锌秤继续问“定期保养包括清洗消毒吗?”,对方也给出了肯定的回答,“我们线下工作人员处理了”,但没有给出明确的清理周期。小电科技的客服也表示,“我们的工作人员会定期维护。”

脏的共享充电宝和客服回应

但锌秤询问了多位投放共享充电宝的商家。不少商家表示,从未见过共享充电宝品牌的工作人员对其进行清洁消毒,也没有相关工作人员向他们提出过这样的要求。“因为像我们店,共享充电宝都是放在店里的。最多我有时候会把充电仓箱体整体清理一下,但并不会对充电宝进行杀菌。毕竟,它们经常被借出和换回,而不经过我们的手。”其中一位商户说。

2021年,根据《公共场所卫生检验方法国家标准》《皇家评测》随机对小电街电怪兽充电三款共享充电宝进行菌落计数实验。结果显示,街电每平方米菌落总数为21.6万CFU,小电高达44万CFU。

另外,关于共享一个充电宝的体验,被吐槽和抱怨最多的一点就是“借容易还难”。在微博上,许多网友表示,“花了半个小时才找到返回点.找到的地方要么关门了,要么根本没有这个地方”,“附近能回的信息全是错的。我真的很感谢你半夜在外面找到了归途”.

其中一位网友记录,他花了一个月的时间,试图归还“街电”充电宝。3360小时还了,但是充电宝柜满了,无法更换。然后我跑到另一个地方,跑到高德地图上的三个地方。直到晚上11点多才还回来。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,高德地图上发现了30个地方有街电,但没有一个被取代。店家的说法有:“绝不放过街电”“几年前放过街电,换了另一个牌子的充电柜”“充电柜有街电,但只是薄薄的一层,我bor

在消费者投诉平台黑猫的投诉上,关于各品牌充电宝的投诉有上万条,原因也集中在“钱退了还扣”“不能正常退”“能退的地方不能退”。

抢频道大战:

事实上,如果你留意过外面或者前台的充电宝,就不难发现很多店铺会选择同时摆放多个带共享充电宝的充电柜。

毕竟共享充电本质上是个流量生意。谁覆盖的场景广,谁拥有的点数多,谁就能保证在行业内的领先优势。然而,大多数消费者对共享充电宝并没有明确的品牌偏好。根据锌秤之前的报告,用户对共享充电宝的使用通常是由价格人气便利性等因素决定的,很难对某个品牌的共享充电宝的使用产生粘性。

[共享充电宝值不值得买]“共享充电宝越来越贵,体验越来越贵 热门话题

于是,话语权就来到了超市宾馆饭店等“场所”3354。哪个品牌给的进场费和佣金更高,谁的充电宝就放谁的。

其中,根据小电招股书,2019年至2020年,小电科技的入场费从1.41亿元飙升至3.02亿元,同比上涨114.5%,费用占比也从13.4%上升至20.5%。怪物充电也是如此。过去三年,怪兽充电支付给商家的进场费和佣金占充电宝收入的48.2%,2021年上升到61.1%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虽然在代理商模式下,品牌方更容易赚到“一锤子买卖”的钱,经营风险由品牌方转嫁给代理商,但对于品牌方来说并不是一件有利可图的事情。毕竟按照《光子星球》的说法,怪物收费代理模式下,企业只抽取5%,其余95%由商家和代理商协商。

关于黑猫投诉的投诉

“从直营模式到代理模式,再到二级代理三级代理,绳子会越拉越长,整个服务链条只会越来越乱。”一位业内人士表示,长此以往,消费者的体验感自然会越来越差,商家与充电宝代理商或业务员的关系也会越来越好,但品牌却得不到任何好处。

“共享充电宝第一股”难逃亏损,这是意料之外的?

从消费者到代理商再到商家,共享充电宝的生意似乎早就是一地鸡毛了。看着越来越高的定价,消费者猜测“怪兽”一定很赚钱,却没想到品牌越来越穷。

最新消息是,9月8日,怪兽充电发布了2022年第二季度财报。从这份财报来看,“共享充电宝第一股”的日子并不轻松。

营收方面,财报显示,怪兽充电第二季度总营收为6.905亿元,同比下降29%,环比下降6.3%。这是怪兽充电连续三个季度同比下降,连续四个季度环比下降;

利润方面,怪兽充电已经连续四个季度亏损,而且亏损还在不断扩大。数据显示,2022年Q2,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亏损1.845亿元,而去年同期净利润为820万元。前三季度分别亏损7944万元6848万元9641万元。

毕竟从资本市场的态度就能看出一二。

回顾行业爆发的2017年,该赛道40天内共发生11起融资事件,近35家机构相继涌入,总融资金额达12亿元。据《金融新知》报道,2015年,这一融资效率是自行车共享的5倍。但一级市场进入2022年后,共享充电宝投融资再无消息。二级市场用脚投票,“共享充电第一股”怪兽充电可谓上市巅峰。此后股价一路走低,现在比发行价跌了90%。

共享充电宝的玩家也不是一无所知。头部企业在时间表中列出“第二增长曲线”,怪兽卖白酒,筑梦科技引进ne


发表评论

Copyright 2002-2022 by 晨峰跨境电商网(琼ICP备2022001899号-3).All Rights Reserved.